1. <bdo id="cw1a9"></bdo>
        <tbody id="cw1a9"></tbody><bdo id="cw1a9"><optgroup id="cw1a9"></optgroup></bdo>

      1. <track id="cw1a9"><source id="cw1a9"></source></track>
        1. <tbody id="cw1a9"><div id="cw1a9"><td id="cw1a9"></td></div></tbody>
          1. 客服(投訴)熱線:400-020-6388|電話委托:020-22139806|出入金:020-22139807
            登錄|注冊 加入收藏
            期貨頭條 當前位置 :首頁研究中心 期貨頭條

            加快資本市場基礎制度建設

            瀏覽數:385    發布時間:2020/8/26 8:48:56

            7月30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要推進資本市場基礎制度建設,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促進資本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為貫徹黨中央、國務院工作部署,中國證監會提出,聚焦“建制度”主線,加快推進資本市場基礎制度體系更加成熟定型。

            在方法上,要堅持整體設計、突出重點、問題導向。在具體內容上,重點是加快關鍵制度創新,補齊制度短板。比如,完善注冊制制度規則,增強信息披露針對性有效性,提高審核注冊的質量、效率和透明度。健全市場化法治化退市機制,暢通多元化退市渠道。以更加市場化便利化為導向,穩妥推進交易結算制度改革等。

            近年來,科創板、新《證券法》等都是資本市場基礎制度建設上的重大突破。目前,科創板再融資、減持等關鍵制度創新在持續深化,創業板改革并試點注冊制準備工作基本就緒,新三板改革平穩落地,資本市場改革勢頭正勁。

            “資本市場內部生態主要體現在基礎制度上。”中國證券業協會黨委書記、執行副會長安青松表示,落實“建制度、不干預、零容忍”的方針,需要保持定力、久久為功。我國股票市場歷史上六次“有干預”的大起大落,既反映了資本市場基礎制度不成熟,又暴露資本市場在我國金融體系的“短板”。“建制度”關鍵是要解決資本市場深層次的結構性問題,核心是解決引導儲蓄轉化為投資的問題。

            當前,資本市場改革發展的外部環境更加不穩定、不確定。在此背景下,要堅持全面、辯證、客觀、專業看待當前形勢,在不確定環境中把握確定性,積累更多發展勢能,努力在市場變局中贏得發展新局。具體到建制度,就需要把握好改革的時度效,平穩推進資本市場全面深化改革落地實施。證監會相關負責人表示,要保持改革定力,加強改革評估,進一步統籌好融資端和投資端的各項改革舉措。著力提升融資端改革的系統性、協調性,持續推進科創板制度創新;推進創業板改革并試點注冊制平穩落地和穩定運行;繼續深化新三板改革,增強市場吸引力、輻射力和覆蓋面。堅持內外雙向發力,在投資端推出更多務實管用的舉措,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努力打造專業化資產管理機構,推動個人養老金投資公募基金政策加快落地。

            對此,中投公司原總經理屠光紹認為,如果出現制度建設短期效果不明顯甚至短期內可能形成利空情形以及制度建設中的不同意見,要有定力來排除干擾。基礎性制度是長遠性、間接性和漸進性的,雖不如政策那樣可以對市場產生立竿見影的效果,但是作用巨大,不能以功利和短視的看法來評價。中國資本市場有其自身特點,在借鑒國際成熟市場經驗時,注意中國資本市場發展的階段性特點。在基礎性制度建設過程中,需要其他的規則和政策予以配套,擴大基礎性制度的效果。

            “注冊制是加強我國資本市場基礎性制度建設的‘牛鼻子’,是下一步基礎性制度建設的抓手。注冊制實行過程中,監管部門應更加注重信息披露的規范化,減少對市場的干預。”孫冶方經濟科學基金會理事長、證監會原副主席李劍閣表示。

            建制度,還要時刻繃緊風險防范這根弦。安青松認為,要穩妥應對相關風險挑戰。比如,經濟下行期及持續去杠桿壓力下產生的“融資泛濫”風險、全方位配套改革中政策措施的“疊加共振”風險、市場化改革的“單兵突進”風險以及放松管制改革取向下的“一放就亂”風險等。

            “重點要解決一批制約資本市場做優做強的問題。”國泰君安合規總監張志紅表示,這包括引導長期資本投入、完善市場化退出機制、加強投資者保護制度建設等;此外,還要通過推動完善資本市場基礎制度和深化“放管服”改革,進一步激發證券市場活力和創新力;與此同時,加快打造“航母級”券商,為完善和貫徹落實資本市場的基礎制度提供有力抓手。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長、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王嫻認為,資本市場核心功能是價格發現,但目前我國市場的價格發現機制效率不高,這主要是由于目前我國做空機制不夠完善,難以對市場主體起到約束作用。她建議進一步完善交易機制,降低交易成本,發展做空機制,從而完善資本市場的價格發現機制,增強市場約束。

            (摘自中期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