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cw1a9"></bdo>
        <tbody id="cw1a9"></tbody><bdo id="cw1a9"><optgroup id="cw1a9"></optgroup></bdo>

      1. <track id="cw1a9"><source id="cw1a9"></source></track>
        1. <tbody id="cw1a9"><div id="cw1a9"><td id="cw1a9"></td></div></tbody>
          1. 客服(投訴)熱線:400-020-6388|電話委托:020-22139806|出入金:020-22139807
            登錄|注冊 加入收藏
            期貨頭條 當前位置 :首頁研究中心 期貨頭條

            積極發揮衍生品市場功能

            瀏覽數:136    發布時間:2020/9/1 8:50:45

            8月30日,由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主辦、CF40資深研究員肖鋼牽頭負責的《2020·徑山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正式發布。報告從發揮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寬貨幣低利率、金融防風險等角度,對“十四五”時期重大經濟金融問題展開系統研究,提出政策建議。

            關于金融領域,報告提出,“十四五”時期,超大規模金融市場將會進一步發展壯大,服務實體經濟能力也將進一步提升。

            報告提出,當前,我國金融市場已經具備成為超大規模金融市場的潛力,主要表現在四個方面: 一是中國金融市場的體量已經位居全球前列;二是中國金融市場擁有規模龐大、結構多樣的投資者群體;三是隨著中等收入群體擴大和人口老齡化時代來臨,居民資產配置和財富管理需求持續增長;四是新冠疫情加速了境外資金配置中國金融資產。

            “超大規模金融市場優勢有助于配置境內外資源 。”肖鋼在發布會上表示,更多的境外機構和資金進入中國金融市場后,有利于強化各類市場參與主體的規則意識,推進市場法治化,帶動評級、咨詢、會計、審計等現代服務業發展,擴大金融市場容量與深度,改善市場定價機制與效率。這對我國更好地吸引外資企業、改進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維護和提升中國在國際產業鏈中的地位將發揮重要作用。

            報告提出,超大規模市場新優勢蘊藏著巨大潛力,但要轉化成現實優勢,充分發揮其效能,需要一系列條件,當前還面臨一些障礙和挑戰。

            在金融領域,報告稱,金融體系結構與超大規模經濟創新及高質量發展要求不相適應,主要表現為我國金融結構失衡,金融服務新興產業及成長型企業能力不足,銀行業和間接融資占比過高,股權融資占比過低。居民金融財產性收入增加,需要多元化、多層次、智能化金融產品和服務。中國金融市場雙向開放程度仍有待提升。

            此外,報告還提到,我國衍生品市場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不夠。從實體企業參與衍生品市場的情況看,世界500強企業利用衍生品市場比例超過92%,而中國上市公司利用衍生品市場規避風險的占比僅8.5%。

            對此,肖鋼在接受期貨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衍生品市場具有風險管理和價格發現的功能,對于提高企業的資金使用效率、鎖定成本、規避經營風險具有重要作用,但衍生品市場也是一把“雙刃劍”。

            “未來引導我國實體企業參與衍生品市場,一方面要總結、吸取以往經驗教訓,完善公司內部的管理和控制。衍生品較為復雜,技術要求較高,企業必須培養相應的人才,還要建立嚴格的內部控制制度。另一方面應積極發揮衍生品市場的功能,讓更多的大型企業能夠參與衍生品市場,促進企業發現價格、鎖定風險、降低成本、提高資金使用效率。”肖鋼說。

            在政策建議方面,報告提出,要提升金融體系與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適應性和協調性。要以股權化、長期化、多元化、國際化和規范化為核心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構建結構平衡、富有韌性、適應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現代金融體系;大力發展股權市場,增加風險資本供給,強化金融的創新催化劑功能;要積極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搶抓機遇打造全球人民幣金融資產配置中心。

            報告建議,要以更高水平金融開放應對日益復雜嚴峻的國際環境,推動形成互利共贏局面。練好金融市場化改革內功,持續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培育市場基準利率和收益率曲線,深化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積極推進金融機構市場化改革。

            此外,報告還建議要保持金融穩定,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底線。具體包括加強宏觀政策協調,提高宏觀調控有效性,注意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的協同配合,創新和規范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健全“雙支柱”政策框架;防范輸入型風險,高度重視國內外資本市場聯動風險;加強金融監管能力建設,加強國際金融監管合作與協調,做好極端情況下的工作預案。(摘自中期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