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cw1a9"></bdo>
        <tbody id="cw1a9"></tbody><bdo id="cw1a9"><optgroup id="cw1a9"></optgroup></bdo>

      1. <track id="cw1a9"><source id="cw1a9"></source></track>
        1. <tbody id="cw1a9"><div id="cw1a9"><td id="cw1a9"></td></div></tbody>
          1. 客服(投訴)熱線:400-020-6388|電話委托:020-22139806|出入金:020-22139807
            登錄|注冊 加入收藏
            期貨頭條 當前位置 :首頁研究中心 期貨頭條

            【期貨日報】行業利潤分化 產業客戶權益顯增

            瀏覽數:127    發布時間:2020/9/1 8:31:23

            今年以來,新冠肺炎疫情的發展成為影響全球資本市場的最大不確定因素。不過,國內期貨行業在今年上半年整體凈利潤出現了逆勢增長。

            日前,期貨日報記者通過統計2家A股主板、15家新三板、2家港股上市期貨公司及32家控股或參股期貨公司的A股上市公司半年報,梳理出51家期貨公司2020年上半年的業績情況。總體來看,上半年市場交投活躍帶動期貨經紀業務整體回暖,但市場競爭依然激烈;經歷過轉型調整期后,期貨公司資管業務收入開始逐步回升;風險管理業務今年上半年收入仍在增長,但是增速有所放緩。

            行業利潤分化明顯

            中期協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149家期貨公司凈利潤33.59億元,同比增長22.18%。上述統計的51家期貨公司中,17家進入營收十億級以上的行列,11家期貨公司凈利潤過億。

            具體來看,永安期貨依然占據行業龍頭的位置,但卻出現營收凈利雙雙下滑的情況,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永安期貨實現營業收入110.95億元,同比下降6.67%,凈利潤為4.10億元,同比下降38.00%。南華期貨和宏源期貨則分別以53.19億元與39.66億元位列營業收入的第二、三名。

            統計數據顯示,營收較去年同期有所上升的期貨公司占比超過六成。

            凈利潤方面,排名第二、三名的分別是中信期貨和混沌天成期貨,對應的凈利潤額為3.49億元與2.09億元。

            值得關注的是,行業利潤二八分化的情況依然明顯,凈利潤排名靠前的10家期貨公司,合計凈利潤額為19.20億元,在全行業凈利潤總額中占比過半,同時,在行業凈利總額回升的情況下,錄得10家以上的期貨公司凈利出現下滑。

            經紀業務普遍較好

            在經紀業務方面,期貨公司今年上半年普遍表現較好,A股主板、新三板、港股上市的19家期貨公司中,經紀業務手續費收入出現同比上升的占比近八成。

            其中,邁科期貨上半年經紀業務手續費收入為1.11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266.32%;海航期貨在報告期內期貨經紀業務實現營業收入為2867.11萬元,同比增加282.93%。

            據了解,經紀業務手續費收入主要包括交易手續費、交割手續費、交易所手續費返還或減收等方面。業內人士認為,交易所手續費返還增加是帶動上半年期貨公司經紀業務普遍回暖的主因。永安期貨表示,手續費及傭金收入較上期相比增加35.81%,主要系交易所減收及資產管理業務收入增加。

            “事實上,如果交易所手續費返還比例沒有增加,經紀業務收入的增幅不會那么明顯。”廣州期貨總經理嚴若中告訴期貨日報記者,今年上半年,各家期貨交易所都加大了手續費返還的力度,具體的增幅則根據不同品種而有所差異,但市場競爭依然白熱化,全行業手續費費率并沒有明顯提升。

            除此以外,今年上半年期貨市場交投活躍,多家公司加大新客戶開發力度,客戶權益同比增幅明顯。

            弘業期貨表示,今年上半年日均客戶權益39億元,同比增長42%,期末客戶權益超人民幣50.40億元,創公司歷史新高。浙商期貨表示,截至 2020年6月30日,期末客戶權益 87.20億元,同比增長34.88%。

            “今年上半年期貨全市場客戶權益有所增長,主要來自于產業客戶的增長,而不是零售客戶。”嚴若中表示,受中美關系、疫情等因素影響,市場波動加大,產業客戶進入市場的需求也大幅提升,除此以外,今年以來,金融期貨成交量增幅明顯,IB業務也能為期貨公司帶來不少相關的新客戶群體,助力經紀業務收入增長。

            與此同時,疫情期間,期貨公司在線上服務的發力,也獲得顯著效果。魯證期貨表示,在疫情期間著力構建在線客戶服務體系,報告期內,新開客戶數量同比增長380.70%,其中,網開客戶占新開戶數量的97.64%,手續費收入市場份額明顯提高。

            宏源期貨也表示,上半年強化線上業務開發,實現日均客戶權益同比增長 18%,創歷史新高。

            中糧期貨表示,在境內經紀業務方面,今年上半年積極拓展線上營銷,經紀業務的客戶開戶量和客戶權益金額均創歷史新高。

            資產管理業務規模回升

            基于疫情對經濟金融沖擊,今年7月末,央行決定延長資管新規的過渡期至2021年年底,而作為國內資管行業的“小眾”細分領域,期貨公司資管業務經歷了此前過渡期后,今年上半年總體管理規模達到1877億元,比2019年12月底增長了449億元。

            具體來看,新三板上市的期貨公司中,上半年資管業務收入同比有所增長的占比過半,其中,先融期貨上半年資管收入同比增幅達到1523. 13%,廣州期貨資管業務也較去年同期上漲712.65%。

            A股主板上市的期貨公司中,瑞達期貨表示,報告期內,資產管理業務實現營業收入0.33億元,同比增長246.71%,主要是因為投資環境向好,公司資管產品的規模擴大及產品收益率提高。港股市場上,弘業期貨表示,上半年資產管理業務實現手續費收入人民幣402萬元,新增備案產品11個,同比增長83%,截至今年6月末,公司資產管理規模人民幣235.22億元,較2019年年末增加近109%,在期貨行業排名前列。

            雖然行業出現了回升跡象,但如何提升自主管理能力,仍是期貨公司目前面臨的最大難點。

            “目前,不少期貨公司資管業務收入同比有所回升,但是繼續往上發展很難,壓力很大。” 在嚴若中看來,期貨公司資管業務整體發展面臨著挑戰,主動型管理產品的發行對期貨公司而言仍然是較大的瓶頸,歸根結底還是人才缺乏的問題。

            他坦言,由于與股東公司業務聯動,大型券商系期貨公司在資管業務的發展阻力相對較小,更多是通過固收類業務的轉移,使得期貨公司資管規模相應增加,而并非期貨公司自身自主管理團隊發力。“事實上,對于資管業務規模較大的期貨公司來說,如果不靠股東的業務資源聯動,很難靠自身壯大業務規模。”

            中基協日前公布的數據顯示,二季度私募資產管理月均規模排名前五的期貨公司分別是中信期貨、弘業期貨、海通期貨、興業期貨以及上海東證期貨,月均規模總計918.54億元。

            “期貨公司資管是重要的業務,尤其是隨著期貨品種的增加,財富管理的發展也會成為趨勢。”嚴若中認為,下半年全行業資管規模或將縮小,但從長遠來看,期貨公司資管業務仍有比較大的發展空間。

            風險管理業務凈利增速放緩

            今年上半年,期貨公司風險管理公司在助力實體企業戰“疫”上,充分發揮專業優勢與渠道優勢,量身定制套期保值方案、加大線上服務力度,推出“口罩期權”等場外期權工具,期貨行業的社會功能得到了市場的認可。同時,期貨公司風險管理業務依然在“保險+期貨”模式的創新與推廣上繼續發力,整體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得到進一步提升。

            從期貨行業自身業務開展情況來看,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風險管理公司行業實現業務收入868.96億元,同比增長11%;凈利潤6.27億元,同比增長42%。總體來看,與去年同期相比,行業風險業務收入與凈利潤總額增速都所放緩。

            此前疫情的暴發,給期貨公司自身的風險管理業務開展帶來了一定影響。南華期貨表示,疫情爆發初期在物流、倉儲等方面對基差貿易業務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但南華資本積極應對困難,持續滿足實體企業的購銷需求,上半年基差貿易銷售規模同比增長37.10%。

            渤海期貨則表示,受2020 年上半年的大宗商品極端行情影響,公司風險管理公司經營業績受到一定影響。

            “今年市場波動加大的情況下,不少風險管理公司期現業務受到影響。” 紅塔眾鑫企業管理總經理何相生認為,事實上,經過近年的普及與推廣,基差加升貼水的報價方式已經被現貨企業普遍接受,期現業務整體利潤空間正在收窄,市場對風險管理公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他看來,業務模式和風控措施兩大核心競爭力,是風險管理公司在期現業務方面需要持續關注,要實現業務的發展,關鍵還是要深入產業鏈。

            而在場外衍生品業務方面,今年上半年,風險管理公司場外商品衍生品業務名義本金新增的同比降幅明顯,其中,互換名義本金新增額同比減少一半以上,期權名義本金新增額同比下降逾六成,遠期名義本金新增額則同比降幅超八成。

            對此,有期貨公司表示,受到疫情影響,不少行業復產復工較晚,企業訂單明顯下滑,對運用場外衍生工具進行個性化風險管理的需求下降,同時,作為新型風險管理工具,場外衍生品業務的開展更需要與投資者進行面對面的溝通與交流,但疫情期間,場外衍生品業務的市場營銷工作也受到一定的沖擊。

            何相生則表示,自2019年以來,場外衍生品業務收入已經開始下滑,究其原因,一是產業客戶對場外衍生品的態度仍較為謹慎;二是現貨企業自身也缺乏相關的專業人才。“長期來看,場外業務未來發展需要現貨企業繼續接受專業化教育,風險管理公司也要繼續深入到產業鏈。”

            不過,做市業務自年后以來發展迅速,今年上半年,風險管理公司期貨做市累計成交量同比增長94%,場內期權做市交易量則同比增長200%。

            值得關注的是,隨著業務規模的增長,不少期貨公司都加大在風險管理業務的投入。今年4月,創元期貨出資2.33億元對旗下全資風險管理公司進行增資,后者注冊資本增至3.5億元;南華期貨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申請在8月獲審核通過,其中,10億元的募資額擬投向風險管理業務;今年上市可轉債后,瑞達期貨將3.5億募資額用于風險管理公司增資;海通期貨也在今年8月對全資風險管理公司上海海通資源增資5億元。

            “風險管理公司不能單純以利潤值來評價,公司成立的初衷,就是為實體經濟解決現實問題,促進產業鏈整體提高周轉效率,比如,現貨企業原來存在賒銷的情況,風險管理公司介入后,‘基差+點價’的方式更容易被市場接受,衍生品市場也能夠較好發揮出風險管理的功能。” 何相生強調,整體來看,風險管理公司仍然要不忘初心,將服務實體經濟發展作為長遠的發展目標。


            來源:期貨日報